博鱼体育

播音人,难!

2021-11-09 18:28 播音主持艺考网 艺考日常

 

中国播音人真的难,尤其是近二十年来的年轻播音人。一边是社会大环境变化带来的全方位挤压,另一边则是内心的焦虑与彷徨。这就像是又被扔回到了艺考前的无数个不眠之夜,为自己的人生抉择正确与否而辗转反侧。但好像又和那会略有不同,如今的我们除了喂饱自己,肩上还多了几分家庭、家人的责任。

 

 

数字媒体和互联网,永久地改变了人类社会的传播格局。一方面,我们(80后-95前)完整经历了中国互联网的时代嬗变,见证了一种新型传播手段从无到有,再以摧枯拉朽之势彻底重塑生活。可同时,我们却也不得不承认,我们亲眼目睹了,一些我们曾坚信不疑的行业规则、职业特性,在与这股浪潮的博弈中,被悄无声息地修改和再造着。

 

播音人:前路难

播音人开始思考:我是否还被需要、我的工作是否还有价值?80后成长于记者仍被称为“无冕之王”的时代,成为传媒人与无上荣光几乎能划上等号。一句“我在台里工作”,能引起听者无限的遐想。手握话语权,站在舆论的制高点,把自己的声音和图像送进千家万户,这堪称传统媒体时代的顶流群体。这造就了无数人在孩提时代最初的、懵懂的传媒梦。
如果说,21世纪初,媒体市场化所带来的分众化,是瓦解传统媒体只手遮天的导火索的话,那么,近几年移动传播、短视频的爆火,便成为了压倒传统媒体绝对权威性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单纯只是从传播工具与载体来看,根本原因在于人人都已拥有了一支大到可以向世界喊话的麦克风,虽然音量有大有小,听者有寡有众,但传统广播、电视、报纸的媒介唯一性不复存在已是既定事实。绝大部分广播电视人不得不开始焦虑两件事:接过如烫手山芋般的越来越难看的收听收视率报表,以及面对与辉煌时不可同日而语的逐年下降的薪资收入。会玩、懂玩的年轻传媒人,尚可以及早掉头,试水新媒体,找到新方向。可那些35+、40+,在传统媒体浸淫多年的“媒体老兵”,不论是技能上对新型创作工具的使用,还是思维中对传播法则的更替,都面临着不小的阻碍。这就意味着,即将或正在步入传媒职场的年轻人,既要坚持公平、公正、仗剑直言的职业底色和人生信条,还要开始向优秀的自媒体人、融媒体人学习“恰饭”的本领。我觉得,这个过程里,我们既要脱离“一个毫无感情的播稿机器”人设,但也不能掉进“拿底线换流量”的窠臼。而是找到自我能力价值、媒体职业认同感与新型传播方式这三者的平衡点,衡量这一目标是否达到的标准,或许是这样一种状态:1、自己的工作成果有人欣赏,且认同者呈上升态;2、会累,但内心始终抱有激情,明白自己的劳累是为了什么;3、能看到自我内心与技能的成长,能基本确定三到五年后能取得的进步;4、虽未必能做到家庭富足,但至少小康。
传统媒体人,改变不易,但不去改变,可能终有一天会无路可走。从我们刚刚亲历的世界来看,这并非危言耸听。

播音生:难前路

艺考生、大学生开始思考:我的前路在何方?客观地说,现在是否还需要播音员主持人,答案仍然是肯定的,甚至于比早些年电视台一统天下那会,用人单位还更广了。不光是传统的省市电视台,还有传统媒体的新媒体端、独立的自媒体企业加入进来。我想,对于当下的播音生而言,除了要去思考去哪个平台播音或主持,不可避免地,还要去做出本科毕业上一线,还是继续考研攻博进学校做教学的抉择。一定程度上来说,播音系学生是稍显幸运的,因为博士点的匮乏,导致播音研究生如果想谋一份高校教职,只要自身条件、毕业院校尚可,基本上不会很难,但当然工作本身的档次另当别论,比如公办民办、待遇高低等等。但也正因如此,那些有志学术科研的同学,不得不早早去考虑播音硕士到手之后,怎么设计更长远的申博之路。新闻学传播学也好还是说艺术学也罢,看上去似乎都和播音沾边,待到实际申请阶段,方才知道隔了何止十万八千里,不排除有人(比如我)此刻会自问:本科研究生我到底学了啥。
只是,对于那些立志教学的硕博毕业生,其实也难逃被时代大潮裹挟前行的命运。好学校往往意味着高门槛,好不容易挤进去了,可代价就是青椒们的压力山大:平日里要跟00后“斗智斗勇”,把课教好。科研课题任务、发刊压力还得把剩下的所有休息日、寒暑假填满,毕竟,非升即走不是闹着玩的。至于去到一般院校的人,也难得躺平:工资高的,要不就是课多事多劳心费力,要不就是虽然给钱多事也不算海量,但拿教资评职称就只能论资排辈,只能有名无份地先干着,至于什么时候能到手,谁也说不准。但事实上,“钱少事多离家远,位低权轻责任重”仍是多数从教者的描摹。

结语

播音人有播音人的苦恼,但也要看到,如若放置到整个社会的大背景下,比我们辛劳之人有之,比我们挣扎之人有之,不少人“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”。或许我们无法逆潮流而行,那就只能唯愿至少还做一个心中有光之人,照亮自己与前程,也点亮他人与希冀。
各位艺考生,考试加油!
☻ 
本文内容来源广院孺子牛(ID:gyrzn2020)
仅供交流学习,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